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荒草地的博客

休闲 自娱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 
 

濒临失传的传统民俗(技艺)之四  

2015-06-24 16:19:09|  分类: 茶余饭后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【纳鞋匠】

    依着一双巧手剪出的纸样,蜡线在锥针的引导下,穿梭在鞋面与鞋底间,锥针以额为磨石,鞋身木托支撑定形,在千锤轻敲之后,一双溶于纳鞋匠手艺、智美的鞋在等待着主人的千里之行。

    说实话,纳鞋匠我到是没有看见过,但是我只知道在我小时候穿的鞋,不论是夹(jiǎ)鞋还是棉鞋,都是母亲一针针纳出来的。我记得母亲每次做鞋前都要找姥姥或奶奶要鞋样子,那都是上了年纪的人一辈子攒下了的,都是根据自家的孩子成长的每个年龄段摸索出来的,再根据穿鞋人的脚大小、肥瘦稍做修改而成的。有了鞋样子再准备打愅板(geba,就是用我们小时候穿过的旧衣服,按照破洞和补丁的位置裁成方块或条状,喷水展平,然后再用黑面或麸面打成的浆糊,一层浆糊一层布条的粘在饭桌面上或面板上,第一层用水粘的,以备愅板干透后便于揭下来。做鞋底的层数要比做鞋帮多一两层。

濒临失传的传统民俗(技艺)之四 - kangxiaodong2007 - 荒草地的博客

 

说起打面糊,我们那里是山区,坡地多,平地少,适合种麦子的地不多,我记得那时生产队每人一年只分十多斤麦子,再磨成面,好坏面加一起也不过十多斤面粉,我家人口多,八口人也就百十斤左右的面粉要吃一年的,平时很少吃面食,小时候就盼着家里来客人,好能借光吃顿面条,要是吃顿油饼那可是相当奢侈的事了,所以母亲很是节俭,舍不得用好面粉打浆糊的,就用黑面或麸面做浆糊。

糊好的隔板放在通风处阴干,干透后揭下来像纸壳一样,一张张微微翘起。做鞋的时候把鞋样子沾到隔板上一双双剪下来,鞋底就像鞋垫一样一摞摞的放在那里,五颜六色的布层清晰可辨,因此人们都管这鞋底叫千层底,等到阴雨天不下地出工或冬闲晚间睡前纳鞋底。实在是人口多,孩子多纳不过来的时候,都是亲戚和邻里之间互相帮忙,而不是找纳鞋匠,再说我们那地方的农村根本没有纳鞋匠的。纳鞋底可是个力气活,用锥子先在鞋底上扎一个眼,然后再用马蹄针(即弯型似马蹄状而得名)带着一根一两米长细麻绳顺着针眼穿过去,要倒好几次才能拽紧扎实的,就这样一针针的扎,一针针穿,一只鞋底要扎几百个针眼,针码密密麻麻排列非常整齐细密。当想起母亲一针针,一线线的千辛万苦,做成一双鞋真的不容易时,每逢下雨天都舍不得穿在脚上,宁可光着脚丫在泥水里行走,也舍不得把鞋弄脏。

从前,不论丈夫、儿女们要远行的时候,在临别时母亲或妻子都要递上一双亲手做布鞋,里面饱含了夫妻情、儿女情深。纳鞋匠这个传统技艺的失传,我到觉得是一件好事,解放了广大妇女姐妹们!但亲情永远永远不会失传!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3)| 评论(0)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